(新山2日讯)台湾当代诗人余光中教授指出,诗歌的音乐性若不顺畅,就等于呼吸不顺,创作者必须谨记整齐是基本原则。

“节奏控制不好就有问题,句子太长或突长突短都不适应,产生排斥。”

他也说,整齐是基本,但不知变法就单调。因此,诗歌的功力必须在整齐与变化中找一个平衡。

他举例,基本诗歌格式四段四行,二四段都会押韻,若不押韻就显得单调。

他还说,自由诗写了一百年,很多诗人都说自己善于写自由诗,但是他们都写得很散漫、混乱,无法整齐。

“有些作者想要跳出韻文化,卻跳进另一个散文化(变化无常)陷阱,让读者无法接受。所以平衡之道,非常重要。”

南方学院昨日庆祝18週年校庆之际,特邀请到余光中首次蒞临南院,为“诗与音乐”讲座主讲,为热爱诗歌爱好者分享诗与音乐的关系。

这场被誉最多听众的纯文学讲座,吸引逾500名听众出席,场內座位坐无虛席。

讲座由林连玉基金会、《南洋商报》、大马留台联总,马华终身学习联办,马六甲培风中学、马六甲留台同学会、南方学院、宽柔中学古来分校协办。

余光中也說,世界上所有曲目,外行觉得太小,內行觉得太大。

他说,要了解诗与音乐可以从诗歌相辅相成的综合艺朮关系,以及空间与时间的魅力谈起。

他指出,诗通过文字,让人看到场景、意境与內在的会话,而诗发展至会话,存在著空间魅力。

“一幅画是整体展现,视觉感受,与我们进入诗歌不一樣;诗歌是一种顺序,循序渐进。”

他举例,柳宗元的五言絕句叫王维来画,千山万境不可能全面表达。

中西方诗意有異
余光中形容,华人的诗意境是从內而外,与西方由大而小描绘,两者有分別。

他说,中国的诗主要是抒情诗,一些古时的诗歌常形容手舞足蹈情景,结果成了(影响)现代的搖滾乐;古人典籍可以放人思考。

他指出,英雄沒有诗歌衬托会比较寂寞,例如刘邦与项羽,当他们悲壮与感慨时就会突然成了诗人,就像项羽在四面楚歌成了歌手,豪壮吟诗。

这位远道而来的嘉宾,亦在现场朗诵其得意作品,将其当代诗歌创作灵感与朗诵技巧,散播予南方门戶的华裔同胞。
讲座高潮起于余光中朗诵自己的作品,包括《漓江》、《雨声說些什么?》、《平沙落雁》、《戏李白》与两首英文诗。

讲座上主讲人与听众亦互动,余光中现场要求听众集体陪他朗诵《民歌》,洪亮的声音将气氛带入另一高潮。

余光中明日将在吉隆坡州立华小,主讲最后一场题为“当中文遇上英文”讲座。

转载《中国报》